拉闊全球時尚眼界!
STORY LINK PEOPLE & BRAND.
關注微信官方賬號

非典型大尺碼模特KhrystyAna,《超級名模生死斗》之后的旅程

BY flowerli
1002  /  分享:

20歲和媽媽一起從西伯利亞移民到夏威夷,再從夏威夷到舊金山,最后落腳紐約,已經在美國待了將近13年,憑真人秀節目《超級名模生死斗》成名的 KhrystyAna Kazakova,不只是模特,更是身體自主(Body Positivity)與性別平等(Gender Equality)的倡議者。

她平時參與拍攝,閑暇時舉辦活動,致力將“以自己的身體為榮”以及“尊重多元性別”的想法擴散、普及。她的Instagram風格捉摸不定,有時是當模特兒時拍攝的作品,有時候是與品牌合作的自制可愛影片,沒有單一制式的風格,讓大批粉絲每天都很期待她的更新。

KhrystyAna 25歲才入行,身形雖然和一般美國女性無異,但在模特界被歸類在大尺碼(Plus-sized),論年齡、論身材,KhrystyAna都是非典型模特兒,外媒常用Bubbly來形容她,然而她在鏡頭前的陽光、自信底下,有著更深刻的核心價值。

學會自信,“擁有”自己

“在參加《超級名模生死斗》的時候,我非常在意別人對我的評價,一直在尋找認同,可能講了一句話后會不停回想,會覺得:‘唉,如果當初不要講這句話,或是換個方式講就好了。’也因此不斷批評自己,但我后來意識到,就算我一直在最后幾名,那又如何?我從來不覺得我可以擠進決賽。在這個節目中,我學會不要一直懲罰自己,也學會更相信自己一點。”

呈現真實,從不設限


“我希望能在社群媒體上呈現最真實的我,但有時候‘不真實’也是真實的一部分。我有時候會發完全沒修圖的照片,有時候又發修過圖的照片,有時候發模特兒硬照,有時候又發一些我朋友幫我拍的看起來很笨、很好笑的影片,我想上傳什么就上傳什么,這樣才能不局限,不把自己關進箱子里。我完全不知道我下一張照片會發什么,但我覺得‘不知道’有時候是件好事,它會將你帶到你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地方。”

最難忘,不堪回首的化妝經歷


“就是遇到很臟的彩妝師!有些很有名的彩妝師不知道為什么就是很臟,每次都用同一支刷子,且完全不清洗就化不同人,請他們使用拋棄式的睫毛刷或是好好洗刷子!我就是因為遇到很臟的彩妝師,現在眼睛和臉才會這么浮腫,但偏偏這個彩妝師很有名同時又很戲劇化,我當時不想節外生枝就妥協了,結果過了這么多天都還沒好!”

最幸運,在Todd Hido的鏡頭下


“Todd Hido是個藝術家也是位有名的攝影師,他曾到世界各地拍攝。當妳是個模特兒,大多時候在鏡頭下妳要一直笑,而當你又是一位‘大尺碼’模特兒,你就要表現得更開心,然而Todd Hido總能察覺我的陰暗面,他也喜歡那些幽暗的東西,并要求我表現出來。他可能會說:‘好吧!你年過得不很順,告訴我那些不順、那些不快樂,Show Me!’在他的鏡頭下,當模特兒對我來說是段療傷的過程、是種藝術治療。”

如果再社交一點,一定會更成功


“我再更會社交、更不排斥外出一點,我鐵定會比現在成功很多!但怎么說呢?我很多時候就是不想出門啊!理智告訴我要出去Hang Out,但我常常在最后一秒決定不出門,決定的那個瞬間我覺得好快樂啊!彷佛那是全世界最棒的事情,然而不出去社交的確會影響我的工作。如果我多參加朋友的慶生會、多去參加藝廊開幕,我絕對會有比現在更多的機會。一對一的朋友碰面我還行,但我真的不喜歡人多的社交場合。”

時尚是藝術形式,也是一種療愈


“對我來說,就是一種透過服裝呈現的藝術形式,就是這么簡單。我很喜歡當代的時尚,它不像過去每個年代都有非常鮮明的風格,當今的時尚像是杯果昔,什么都摻一點,有各種風格、各個年代的特色,我覺得這樣很棒!這樣的時尚很自由,而自由正是創作的源頭。過去的時尚雜志要表達友情,大部分都是兩個相視而笑的朋友,很陽光、很燦爛,但現在,可能是三個發脾氣的小孩坐在一起,這個表現更真實了。

時尚也是一種療愈,它治愈了這個世界的不開心與憂郁,不只對個人,對整個世界未嘗不是一種救贖。我覺得時尚是人類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東西,它讓人們看到更多選擇、更多可能性。”